为什么创新在创业中如此重要?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进入“后新冠疫情时代”以后,我们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创新精神,它是战胜“黑天鹅”事件的一把利刃。

一、创新的重要性

过去几十年来,GGV关注的方向从PC互联网进化到移动互联网,团队体量也从前、后台进化到前、中、后台的规模,而正是不断的迭代和不断的创新才成就了今天的GGV。

在高科技领域,落后一点就意味着全军覆没。我们看到,在全球范围内,与创新相生相伴的公司大多发展得不错。当然,创新与风险共生共存,创新的力度越大,风险就越高,但冒险精神,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创新精神呢?这要从我多年前加入的经历开始说起。

由于从小就对科学、技术非常向往和感兴趣,所以我一心想找一份与科技相关的工作。因此,1993年到1996年,我刚研究生毕业时,进入了惠普公司工作,坐标新加坡,这段经历让我深刻感知到创新对于一家公司的重要性。

当时是1993年,惠普已经在高科技领域成为全球瞩目的大公司。惠普很大,有很多条产品线——从电脑到服务器,再到打印机。打印机里面又有多种类别。此外,惠普还涉足医疗设备,以及其它领域的很多种电子产品。长长的产品链条造就了它,而支撑这条产品链条的正是它的创新力。

从成立之初,惠普的发展就打上了“先进”的标签,包括将“走动式”的管理方式融入企业文化;开创了后来风靡美国的职工持股计划以增强员工的归属感和调动工作积极性;推动制定电子业的技术标准以保证技术超前的公司在竞争中不脱离行业轨道……不管是在经营理念上,还是在公司发展的远景规划上,惠普一直都有着超前的意识和不断创新的毅力:“To last, not just to make money”。也正因为如此,惠普得以成为硅谷最初也是最伟大的科技公司之一。

二、没有创新力,何谈感召力

进入惠普之后,我一度认为自己会作为一名工程师去搞研发,并且会始终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但是,两三年之后,我却开始感到了一种落差。这种落差在于,无论我做的多么好,也会受限于地域的维度上。

我当时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新加坡,在那个年代,新加坡乃至全球各地都会在产品开发上做很多创新工作,但我当时感受到技术创新的原创性,最后发现,其实都发生在美国本部,比如惠普打印机的喷墨式核心技术。我们做的更多的是围绕着他们的核心技术,针对本地市场各种需求,把具体的成果执行出来。

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我已经从一名入门的工程师成长为一名小组的组长,老板对我也比较认可。如果我坚持在惠普干下去,不出意外的话,我会一点一点往上升。但是我的内心却在告诉我,这不是我想要的职业生涯,因为这离我当初选择惠普时的初心,已经越来越远。

当时的东南亚市场虽然不乏亮点,但是如果各个经济体无法找到自己的创新点,那么终究会遇到发展的瓶颈。比如,当时的东南亚正在用所谓的廉价劳动力来拉动经济,但是中国发展的势头已经起来,正在加速吸引劳动力市场的转移。当时,整个东南亚总人口数量也就仅有6个亿,这跟中国十几亿的人口没法相比。

我当时的感知就是,在这样的市场里,没有创新基本上就等于没有未来。于是那段时间,我就一直试图参与到和创新相关的事情,也开始和同学讨论创业的事,还提出过一些现在看来有些不切实际的点子。

就在这时候,另外一个具有感召力的工作开始向我招手。1996年年底,我遇到一个可以去新加坡科技局工作的机会,当时选择这份工作主要是源于科技局主席坚发表的一次讲话。当时张明坚提出,要做孵化器,为创业者打造一个服务中心。同时,他还提出新加坡需要创新,需要鼓励创新型创业。

虽然我当时有些犹豫。一是担心自己无法适应政府机构的工作环境,二是自己其实是需要降薪过qu 工作。但最终,对拉动创新的热情战胜了犹豫,我离开了惠普,进入了科技局工作。

三、想象力是创新的灵魂支撑

虽然我在惠普工作的时候不长,但是惠普却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想要具备创新力,必须要有想象力。从创新意识的角度来看,今天的很多idea,的确在20多年前就已经在惠普内部出现了。而这些idea的出现,正是源于丰富的想象力。

在惠普,经常以超前的想象描述它所设想的未来。2007年乔布斯推出了iPhone,标志着智能手机时代的正式到来。但是大家想不到的是,在更早之前惠普其实就已经开始在设想这种超小型的电脑,并且真的曾考虑过把它做出来,虽然限于当时的行业技术水平以及市场情况,所以未能实现。

再比如,1995年左右,prototype惠普就利用到了近几年才被广泛提及3D打印技术,去量产样机。之前的模式是,如果要开模生产样机的话,投入会很大,但通过3D打印就可以快速按照按照单个的原型来打造样品,并且效果很好,之后就可以直接做出样品,确定以后的设计方案,然后做模具、量产,再产出大量成品。也就是在那时候,惠普已经在实用替代了原来的塑料和各种昂贵的模具,也省去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前期样品开发投入。

首先,惠普的创始人戴维·帕卡德与比尔·休立特都是很有想象力的人,他们合著过一本书,叫《TheHPWay》(《惠普之道》),书中详细讲述了惠普文化,其中创新就是惠普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其次,惠普在发挥员工能动性上有较强的意识。因为想要实现创新,最终依靠的是每一个组织成员的共同努力。在《TheHPWay》这本书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惠普的五大价值观。其中第一条就是:我们对每个人都抱有信任和尊重。也就是说,惠普相信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想做好自己,只要给大家提供足够好的工具,足够多的支持,员工们就会自发地去追求卓越。

当然,或许这套做法并不适合所有人。以今天的 GGV为例,只要适合的人进来,我们就会给予最强的信任和支持,同时给予足够好的工具台,让他们能够真正做好自己,发挥自己的原动力。

这一点,或许是今天从我们自己团队里依然能映射出的,类似于当年惠普的精神。无论是对我们自己还是创投行业来说,创新不会带来最大的风险,而不创新才会产生潜在的危险。